首页 > 其他小说 > 暗恋你的第七年 > 第十五章(得知她分手(二更)...)

第十五章(得知她分手(二更)...)

热门推荐: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.kelexsw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kelexsw.com

    蒋盛和不放心洛琪的状态,让司机停车。

    “你帮洛琪把车开回去,理由说的官方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也从不多问,解开安全带下去,坐在副驾驶的保镖换到驾驶座开车。

    蒋盛和这辈子所有的耐心都给了洛琪,但对洛琪的有些事,又最没耐心。他发消息催促蒋司寻:【三天之内给我结果。】

    蒋司寻顺便问清楚:【你所谓的小事不插手,这个小事的标准是什么?】

    蒋盛和:【除非是洛琪自己任性导致吵架,只要是裴时霄的原因,不论什么原因,都不是小事。】

    蒋司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可能是被洛琪的眼泪刺激到,开始大型双标。他不跟蒋盛和争论,等他理智回来,自然会改标准。

    蒋盛和转脸看窗外,司机已经走进大厦里。

    司机打好腹稿,坐电梯到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洛琪在车里已经坐了两三分钟,哭得太久,现在脑子反应迟钝,整个人都是麻木的,打算等心情平静一点再开走。

    司机找到洛琪的车,敲敲车窗,“洛助理。”

    洛琪认识蒋盛和的司机,忙滑下车窗,“你好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蒋总让我过来看看,你需不需要我帮忙送一趟。蒋总说,蒋董最近因为身体原因,工作压力都到了你这边。上下班路上,安全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洛琪今天没拒绝老板的好意,她也担心自己万一路上走神,发生碰撞,到时影响工作,还会让人嘲笑,觉得她离开男人活不下去,想不开了才撞车。

    “麻烦你了。谢谢你和蒋总。”

    司机语气自然:“不客气,都是为了工作。秘书办的人晚上有应酬喝了酒,我也经常送他们。”

    洛琪下车,绕到副驾驶。

    刚系上安全带,手机振动,裴时霄打来电话,她按断,随后将他的号码屏蔽。

    【琪,我保留了婚宴大厅。】

    裴时霄打不通电话,只能留言。一旦真的取消婚宴,他和洛琪之间再没有回旋的余地。她决绝取消婚礼,他没想到。

    “裴时霄。”

    高铁站人声嘈杂,裴时霄听到崔芃在喊他,以为是幻听,回头一看,崔芃小跑着向他奔来。她回家换了衣服,脖子上围了一条丝巾。

    裴时霄摘下墨镜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崔芃走得急,平复呼吸,“我陪你去北京,你们婚礼取消,都是我的错。我当面向洛琪解释,告诉她是我耍小心思用尽手段缠着你,你一直都在拒绝我。她会原谅你的。”她想借此会会洛琪,让洛琪知道自己输给了谁。

    裴时霄还不至于让一个女人替他承担错误,崔芃也并未缠着他。“这是我和洛琪的事,跟你没关系,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得去。”崔芃坚持,眼里带泪,“不管怎样,是我不对。就算再喜欢你,也该放在心里,跟你保持距离。没克制住自己不是借口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裴时霄:“该道歉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崔芃摇摇头,落泪,扭过头去不看他。

    裴时霄看到她脖子上的抓痕,长长一道,“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崔芃哽咽: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。”他再次道歉:“今天的事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是你一个人的错,谁让我也喜欢你。”崔芃拿手背擦擦嘴角的眼泪,“明知你快要结婚,我还是没把握好分寸。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他出色又耀眼,她忍不住心动,忍不住想靠近,等靠近了又慢慢开始不满足,见不得他对洛琪好,只希望他属于她一个人,想跟他结婚,想一辈子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裴时霄手机响了,母亲的电话。

    洛琪取消婚礼,母亲应该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接通电话,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洛琪怎么回事?把婚姻当儿戏呢?要结婚的是你们,现在说不结就不结,一声不说取消婚礼,一个个眼里还有长辈吗?”

    崔芃距离裴时霄四五十公分都听到了电话里盛气凌人的逼问声。

    “妈,是我的错。我做了对不起洛琪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出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裴夫人不敢置信,愣是没说出话。

    “妈?”电话里没声,裴时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裴夫人被气得不想说话,儿子十几岁就喜欢洛琪,为洛琪放弃留在国外,为了她,他跟家里冷战这么多年,不靠家里自己跟朋友创业,身家一半都放在洛琪名下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忘了,年初时,为了让我和你爸同意你们结婚,你拉下脸求我们?长这么大,你什么时候向人低过头?为洛琪,你向我们低头了。再有两个月办婚礼,你这个时候犯浑?裴时霄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眼瞎看不见你手上婚戒,还是你两头瞒?”

    “妈。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裴夫人直接切断电话。

    裴时霄瞥腕表,时间差不多,对崔芃道:“回去吧。洛琪也不想见到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他戴上墨镜,大步走向检票口。

    崔芃目送他,他那么骄傲一个人,洛琪已经跟他分手,连婚礼都取消,他还要连夜赶去赔罪。

    裴时霄边走边发消息:【琪,我现在就过去。】

    洛琪没回,也没给他觉得还有挽回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们有很多共同朋友,她的高中同学,他认识一半。

    【我跟裴时霄分手了。谢谢大家之前的祝福。】

    这条朋友圈只对他们共同认识的人可见。

    很快,裴时霄收到不少朋友的电话,纷纷问他和洛琪怎么回事。他才知道洛琪发了朋友圈,屏蔽了他。

    【吵架了。不会分手。】

    他只能这样回朋友。

    【琪,我在高铁上,五个小时左右到。】

    【我的错。】

    【就算你分手,我等你,多久我都等。】

    他发给洛琪的所有消息都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洛琪没看,不知道裴时霄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回到家,把家里彻底打扫一遍,该扔的东西都扔掉,除了衣柜里一些衣物还没来得及整理,公寓又恢复成她刚搬进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东西扔了三分之二还多,剩下的衣服加随身用品,两个行李箱装完。

    洛琪在网上订了酒店房间,全部收拾好,告诉堂妹:【我搬出公寓了,临时在酒店住几天。我没事,不用来陪我,想一个人静两天。找好房子打我电话。】

    她把门禁卡放茶几上,推着箱子走了几步,突然看到无名指的婚戒。

    戴习惯了,差点忘记摘下来。

    洛琪摘下钻戒,放在门禁卡旁边。

    今年年初,裴时霄在苏城向她求婚,戒指盒留在了苏城的婚房,他说以后天天戴手上,用不到戒指盒。

    认识裴时霄十年,在一起六年,如果不是因为她家里出了事,她当时没心思没底气恋爱,或许他们还会提前一年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六年,他陪她走过人生低谷,她所有的青春回忆都跟他有关。

    然而还是走散了。

    门关上。

    洛琪推着箱子离开。

    酒店就在附近,开车不到五分钟。

    办理好入住,洗过澡,洛琪只觉浑身无力,趴在床上什么都不想干。她习惯睡前看邮箱,看看有没有重要邮件要处理,今晚实在没精力。

    就放任自己一回。

    眯了半个钟头,她又拖着疲惫的身体爬起来,拿出笔记本,连上电源打开,登录邮箱。

    如今感情没了,婚礼没了,只剩一身债。

    不工作拿什么还账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不时亮起,从她在朋友圈发了和裴时霄已分手,消息就没断过,她调成静音,一概没回。

    出轨这种事,说了没意思。

    洛琪正在看邮件,系统提示有新邮件,点开一看,是堂哥的邮件。

    洛于礼:【电话联系不上你,看到回我。】

    洛琪放下鼠标,从床上捞过手机,十几个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她拨了堂哥的语音通话,那头秒接。

    “在加班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洛于礼的心放回肚子里,该问的都已经问过洛雨,他不喜欢劝人,连安慰都觉得没必要。

    该想通的迟早会想通。

    “裴时霄联系不上你,电话打我这儿来了。他现在人在北京的公寓,说公寓里空空的。”

    洛琪知道裴时霄会过来,也算得出他大概几点能到北京,没有再见面的必要,所以着急搬出来,“东西我都扔了,收拾的比较快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住哪?”

    “酒店。哥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洛于礼道:“你那么快看到邮件,我就不担心了。”这个时候还能一心想着工作,不至于因为分手消沉。

    邮件页面上,光标落在空白处,洛琪连续点了几下鼠标。

    沉默了几秒后,“哥,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没错。道什么歉。”

    是没做错,可她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和裴时霄分手,大伯家的生意会因此受到影响。具体影响有多大,她无法预估。

    “你忙吧,我给裴时霄回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等一下。取消婚礼不是一时赌气,我跟裴时霄没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只跟他说一声,你没事,正忙着加班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,洛琪继续看邮件。

    今晚工作效率极低,但好在也看完了邮件。

    她看一眼时间,凌晨两点十一分。

    关了灯,躺床上辗转反侧,不自觉就想到过去很多事,越想头脑越清醒。等困到睁不开眼想睡觉时,天也亮了。

    洛琪化妆化了半个小时,好不容易把黑眼圈给遮住。

    没胃口吃早饭,直接开车去公司。

    大厦楼下,洛琪拐进来就看到一辆车牌熟悉的越野车,是裴时霄的车,平时停在公寓地库落灰,偶尔她开出去一两次。

    裴时霄开门下车,朝她大步走来。

    洛琪没想到他会找到公司来,一夜过去,比刚得知他出轨时冷静了许多,缓缓将车靠边停。

    裴时霄一夜未睡,不到六点钟就在这等她,生怕错过。

    车窗降下。

    他扶着车玻璃,微微俯身,声音略沙哑:“当面跟你说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洛琪没看他,望着挡风玻璃,“收到了。”

    裴时霄盯着她的侧脸看,后悔上次回苏城,没多抱抱她。那次她靠在他怀里,说他们不熟悉的时候,他怎么就没及时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跟她...”

    洛琪打断他:“这是你的事。停车是想给过去那几年留个体面。如果你没其他事,让一下,我关窗。”

    裴时霄的手仍旧搭在半降的车玻璃上,有些话,面对面说出口,不仅仅是放下身段的问题,是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我跟她还没到你想的那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没区别。”洛琪把话摊开:“你对别人动了心,践踏我真心的时候,我跟你就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故意冷落你,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赔罪。”裴时霄又说一遍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站直,收回手,该有的体面和分寸他还是有的,“你开进去吧,别耽误工作。”

    洛琪踩下油门,驶入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裴时霄回到自己车里,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秘书打来电话,晚上有个重要应酬,问他是不是推掉。

    裴时霄揉揉鼻梁,“不推。”

    他让秘书订机票,下午赶回去。

    又给洛琪发消息:【我回上海还有工作,忙完就来陪你。不管你多久能原谅我,我都会等。一年不行就两年。】

    他给她造成的伤害,需要时间去治愈。

    裴时霄只好拜托洛于礼:【麻烦你最近多开解开解洛琪。】

    --

    一连两天,洛琪的工作效率都不高,庆幸蒋月如在公司时间不长,没发现她哪里异常。

    直到第三天,她才调整好状态,看文件时不再走神。

    【姐,房子找好了,我去看过,还不错。你哪天有空签合同?】

    【周六。】

    刚回复过堂妹消息,蒋月如找她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匆匆过去。

    蒋月如抬眼皮,瞅她一眼,“今天黑眼圈不重。前两天没眼看。”

    “您能看出来?”洛琪笑笑,“我自己觉着遮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睡好一眼就能看出来,靠化妆哪能遮住。”蒋月如顺口说道:“马上领证,这几天你少熬夜,顶着熊猫眼拍证件照多不好看呀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一份重要文件给她,“有空多研究研究。前两天我和蒋总聊过,他对你空降去远维医疗没意见。十二月份你的任命就能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蒋董。”洛琪没打开文件袋,猜到里面是远维医疗的重要资料,她放回蒋月如面前,“蒋董,我还是留在远维总部。”

    蒋月如不解:“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把握,傻了?我是过来人,我告诉你,自律的男人太稀缺。千万别考验男人,没几个男人经得住考验。异地时间久了,迟早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洛琪没再隐瞒,“已经出问题。前几天分了。”

    蒋月如目瞪口呆,突然不知道该替洛琪难过,还是替自己侄子高兴。

    作为女人,她希望洛琪的感情顺顺当当,被背叛的滋味,她自己体会过,知道多痛苦,所以真心不希望洛琪经历。

    然而作为姑妈,侄子在错过六年之后还有机会,她怎能不高兴。

    一时间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蒋董,我没事,已经调节得差不多。”洛琪自我打趣:“我黑眼圈都不重了,这不是您说的嘛。”

    蒋月如自责:“我都没注意,还以为你加班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她指指文件袋:“确定不去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留在总部。”婚礼取消,家里人现在也不搭理她,她回去干嘛。

    蒋月如没再多说,“文件用不到了,你送给蒋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洛琪拿上文件离开,想到那天哭肿眼被蒋盛和撞见,实在不想和他照面。

    蒋月如没特意告诉侄子洛琪已经分手,等他自己发现反常。

    蒋盛和刚到办公室,正准备开视频会。

    居秘书过来请示:“蒋总,洛助理在外面,过来送文件。”

    蒋盛和忽地抬头,“洛琪?”

    “嗯。就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直到洛琪站在办公桌前,蒋盛和还在疑惑,姑妈为什么让她过来送文件。

    这几年,他和姑妈把握各自的分寸,他从不去姑妈办公室偶遇洛琪,姑妈也从来不刻意让洛琪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洛琪说明过来还文件的缘由:“我决定留在总部。”

    蒋盛和还没来得及询问她为什么不去远维医疗,视线扫过她手上的文件袋,目光定格在她左手无名指上。

    她的婚戒摘下来了。

    那一瞬,内心掀起巨大的波动。

    他极尽努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,微微点头表示知道。

    洛琪习惯了他惜字如金,放下文件离开。

    等门关上,蒋盛和定定神,打电话质问蒋司寻:“三天过去了,什么都没查到,你怎么办事的?”

    蒋司寻不是没查到,查到的消息让他震惊,他怕惊喜落空,又多找了几个人核实。

    “我在吃饭,打算吃过再告诉你,谁知你几分钟都等不及。确切消息,他们分了,婚礼也取消。”他邀功:“是我积善行德你才有今天。记得以后每天多拜我几次。”

    半晌,蒋盛和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洛琪提的分手?”

    “嗯。具体原因我不想查,给洛琪点隐私和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查。把裴时霄公司的资料给我一份。”

    蒋司寻担心蒋盛和不理智,“你干嘛?找裴时霄麻烦?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闲。他现在破产了对我有什么好处?给机会让洛琪同情他?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他公司资料干什么?”

    蒋盛和道:“把裴时霄最近看好的国内项目都争过来,找几个差不多的海外项目补给他。其他的事,一年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蒋司寻笑,“狠还是你狠。”给海外的项目缠住裴时霄,让他没时间烦洛琪,不给他一丝复合的可能性。

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(www.kelexsw.com)

更新书签 (←)上一页 目录(回车) 下一页(→) 错误举报

别人都在看什么...

《暗恋你的第七年》章节( 第十五章(得知她分手(二更)...))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暗恋你的第七年让更多书迷知道。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Copyright © 2024 可乐小说网(www.xklxsw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