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其他小说 > 暗恋你的第七年 > 第九章(在酒桌上照应她...)

第九章(在酒桌上照应她...)

热门推荐: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.kelexsw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kelexsw.com

    蒋盛和回到会议室,瞅了一眼笔记本键盘上的资料才坐下,资料挪动过,之前“T”键没被挡,现在看不见这个字母。

    他不禁失笑,看来她是想起来自己的杰作了。

    把手机搁一边,蒋盛和戴上金边眼镜,若无其事接着看资料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也在装,都克制自己没看向他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似乎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蒋盛和翻了几页资料,“你们讨论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居秘书看向洛琪,“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洛琪对这个项目熟悉,知晓里面所有的弯弯绕,她刚才从居秘书那知道了老板对哪几条不满意,却猜不到老板打算怎么调整。

    “我的想法不是很成熟。”

    蒋盛和的目光投过来,“说说。”

    在看着她时,他不自觉就想到她在资料上的那幅画,把他墨镜的眼镜片涂得漆黑,现在他戴的是近视眼镜,她是不是想在镜片上贴个膜。

    洛琪跟老板礼节性对视两秒,而后目光落在他眼睛以下。

    蒋盛和适时收回视线,看着资料目录,认真听她说。

    洛琪开始分析:“这个项目因为在苏城,各方面关系协调,我们远维虽然也出了力,但说实话,贺董那边私下付出的一些人情比我们远维多,所以他们想争取更高的分成,人之常情。既然贺董想多争取两个点,我们不如再大方点,让步四个点给他。”

    蒋盛和忽地抬眸,“然后?”

    洛琪没多余的精力揣测老板现在所思所想,集中注意力说自己的想法:“我们集团控股的远维医疗,市场在南方还没打开。在这个项目上让利给贺董,贺董自然有数,而且他有这方面的人脉,到时我们远维医疗在苏城甚至是华东大区的市场,借助贺董帮我们打开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项目上让给贺董的利益,他们从远维医疗赚回来,而且会赚得更多。

    贺董也不亏,用自己的人脉资源换取利益。

    双赢。

    蒋盛和盯着洛琪看,她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。她在姑妈身边待久了,看问题不再局限于某一个项目,而是站在远维集团大局上考虑。

    “不错,按你说的来。”

    洛琪莫名想到六年前她的那个方案,如果有机会,她很想问问,方案哪里不合适。

    不过时间久远,蒋盛和肯定不记得方案这回事。

    那个方案就跟远维医疗有关,就算方案被否,她依然希望远维医疗成为行业顶尖。

    需要改动的条款商量的差不多,蒋盛和让他们休息一会。

    “餐厅有咖啡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洛琪和居秘书倒了一杯,另一个同事倒了一杯红茶。

    蒋盛和不在会议室,他们彻底松弛下来。

    看电脑看久了,居秘书站窗前远眺,这里也能看到洛琪家那一片,不过视野范围不如客厅。

    看到石桥边有人拍古风写真,她转脸和洛琪闲聊:“小洛,你婚纱照拍了吗?”

    洛琪搅着咖啡,“还没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拍套古风婚纱照,比穿礼服有意思。”居秘书指指窗外,“你们家附近最适合取景。”

    洛琪有这个打算,拍几套、每套什么风格、在哪拍她都想好了。现在天热,打算等九月领证后拍。

    居秘书悠悠品着咖啡,倚在桌沿,“对了,你上午不是去试婚纱了嘛,拍没拍下来?”

    “拍了几张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瞅瞅,你穿婚纱还不得迷死人。”居秘书放下咖啡杯,把椅子拖到洛琪旁边,紧挨着洛琪坐。

    正着看婚纱照片,蒋盛和走进来。

    另一位同事干咳两声提醒她们,她们没接收到。

    “这款好看,又美又仙。”

    洛琪:“我也喜欢这款。”

    等她们抬头时,蒋盛和早就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蒋盛和随和道:“在网购?”

    居秘书如实说:“不是,欣赏了一下洛助的婚纱。”

    蒋盛和点了点头,有那么几秒,他突然不知道干什么,摘下眼镜,拿眼镜布漫不经心擦着。

    休息时间还没结束,桌对面,居秘书和洛琪又小声讨论了两分钟婚纱款式,以及即将要拍的婚纱照选哪家工作室拍。

    蒋盛和擦完眼镜,重新戴上。

    点开相册,看那幅简笔画,这是工作之外,他和她唯一的一点关联。

    会议到六点钟才结束,外面又下起小雨,洛琪和居秘书没出去吃,在酒店吃了自助。

    洛琪给裴时霄发消息:【我散会了。】

    吃过饭,从自助餐厅回到房间,裴时霄还没回。

    洛琪开电视,找了一部电影和居秘书一起看。

    电影过半,裴时霄回:【晚饭吃了吗?】

    洛琪:【已经消化完。】

    裴时霄打来视频电话,洛琪插上耳机,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她背靠盥洗台,接通视频。

    裴时霄在自己办公室,正在煮咖啡,他看清楚洛琪身后的地方,不是她自己家的洗手间,“今晚在酒店住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她兴致不太高,话不多。

    裴时霄盯着她的脸看,“怎么了?看上去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开了一下午的会,累,不想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跟老板一起开会,精神得高度集中,累正常。不想说那就不说。”裴时霄找出手机支架,把手机卡在上面,“陪我加班,不用你说话。想说的时候再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洛琪并不是因为开会累,心累的原因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手机那端,裴时霄对着电脑审核资料,不时转头看一眼手机屏,见她还在线,他又安心回头继续工作。

    他们经常这样互相陪着彼此加班。

    陌生感、熟悉感交错着向洛琪涌来。

    “琪,想不想吃烧烤?我给你叫外卖。”

    “不饿。晚上吃了自助。”

    视频画面里,洛琪只能看到他的侧脸。

    忽然,他抬头,看向门口那个方向,可能是有人进来,不过她没听到敲门声,也许敲门声不大,没传到视频里。

    下一秒,裴时霄扭头对她说:“有人来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洛琪:“你忙。”

    裴时霄纠结几秒,理智占了上风,没切断视频,“琪,你不用挂,等两分钟,我签个字。”

    随后,洛琪听到一道陌生的女声:“一共三份。”

    很快,裴时霄签了字,把文件递回去。

    洛琪听到高跟鞋声渐远,他公司的人她认识的不多,没习惯问他刚才进来的人是谁,问了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可以肯定,那个女人应该是高管,跟裴时霄还特别熟,因为没称呼裴总,只说了句“一共三份”。

    裴时霄没避讳,没切断视频,洛琪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陪他加班一个半钟头,她手机没电了,才结束视频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翌日上午,合约顺利签订。

    贺万程欣赏蒋盛和的魄力,他就喜欢跟爽快人打交道,没用蒋盛和挑明,他主动提出,远维医疗那边有能帮得上的,尽管开口。

    晚上,贺万程设宴款待他们,陆柏声准时赶到。

    蒋盛和在酒店楼下等他,两人一道上楼。

    “没告诉学生,你今晚有事不在学校?”

    “没。让他们以为我在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你心眼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陆柏声无言。

    蒋盛和笑,他为数不多的乐趣就是打趣陆柏声。

    陆柏声不同他计较,问道:“洛琪和居秘书还没到?”

    “早到了,在包间。”

    蒋盛和特意等陆柏声,她们先上楼。

    包间里谈笑风生,贺万程一行人也到来,在跟洛琪闲聊。

    项目前期,贺万程接触过洛琪几次,同是苏城人,有时聊着还会冒出几句苏城方言,莫名有种亲近感。

    包间门推开,蒋盛和先进,陆柏声随后。

    贺万程起身迎接,场面话说了一通,所有人落座。

    洛琪旁边有空位,陆柏声坐过去。

    “陆老师,又见面啦。”她小声打招呼。

    陆柏声开玩笑:“你们是工作,我过来纯粹蹭饭。”

    人到齐,服务员开始倒酒。

    蒋盛和正跟贺万程说话,忽然转身,问洛琪:“洛助,蒋董说你酒精过敏,是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,正在和陆柏声交谈的洛琪倏然抬头,她对酒精不过敏,但不能多喝,喝多了就会胃疼,每次打点滴才能缓过来。

    酒桌上最忌讳说什么酒精过敏,胃出血不能喝,因为最扫兴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蒋盛和因为她,而扫了贺董的兴致,她微笑着回应蒋盛和:“没关系,必须得敬贺董两杯。”

    蒋盛和知道她不能喝酒,当初也是他让姑妈尽量减少洛琪的应酬,现在只能借着姑妈的名义把她的酒提前挡下来,他交代服务员:“给洛助理倒两小杯,再来一扎樱桃汁。”

    他是告诉在座所有人,洛琪今晚只喝两小杯。两小杯加起来不过才一两酒,跟没喝差不多。

    明明他是客人,语气却不容置喙。

    今晚贺万程做东,手一挥,示意服务员照蒋盛和说的办。

    他隐约记得,上次跟蒋月如一起吃饭,蒋月如好像说过洛琪不能喝酒。时间久了,印象有点模糊。

    洛琪能不能喝酒不重要,既然蒋盛和开了这个口,面子得给。况且洛琪刚才那翻话也是话术到位,该给他的面子都给了。

    果汁榨好端上来,服务员先给洛琪倒上。

    洛琪喝酒前先喝了半杯樱桃汁,没想到蒋月如考虑这么周全,自己病着还不忘叮嘱蒋盛和在酒桌上对她多加照应。

    在蒋月如身边这几年,自从蒋月如知道她喝完酒必去医院后,每次应酬,尽量不让她沾酒,除非实在躲不过去的场合。

    蒋月如对她的照顾,都在细微处,三天三夜也说不完。还帮忙找了医生给她父亲手术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拼命工作但从不表功的原因。

    席间,聊到洛琪婚礼。

    贺万程上次招待蒋月如时就听说洛琪已经订婚,不过婚期没定下来,他对洛琪印象不错,敬她酒,“小洛什么时候办婚礼,到时去喝喜酒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贺董。”洛琪回敬,“婚礼十二月份。”

    “男朋友是干什么的?也是我们苏城人?”

    “对,他做风投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贺万程就此结束对话,其他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今晚他请了朋友过来作陪,右手边坐着蒋盛和,左手边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朋友姓赵,盯着洛琪若有所思,总觉得洛琪这名字在哪听过,又想不起来,刚听洛琪说男朋友是做风投的,似乎对上。

    “小洛认不认识裴时霄?”

    洛琪看过来,浅笑:“巧了,是我男朋友。赵董您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不止认识,我看着时霄长大,你们婚宴就定在我投资的酒店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酒店的幕后大老板赵董,赵这个姓很普遍,她之前没多想。

    洛琪站起来,敬了一杯。

    赵董拿起酒杯,“坐,都是自家人,不见外。”

    他转脸对贺万程说,“老裴家儿媳妇。”

    苏城顶端财富圈说大也不大,几大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,都知道彼此。

    贺万程满上一杯酒,敬蒋盛和:“以后再来苏城,叫上老裴一起,兴许有机会合作。”

    蒋盛和但笑不语,只是脸上的笑很淡。

    他没任何兴趣合作。

    碰过杯,一杯酒干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分钟里,桌上谈论的都跟洛琪和裴时霄有关。

    蒋盛和往椅背一靠,不时抿酒,一言未发。

    贺万程适时结束洛琪结婚的话题,蒋盛和是今晚的重要客人,焦点又回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居秘书察觉到老板今晚的异常,这个异常不是在酒桌上照应洛琪,而是老板的情绪不对,这种细微的情绪在之前所有饭局上不曾有过。

    别人轻易察觉不出,可她太熟悉老板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,她只能烂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饭局散后,进了电梯,洛琪才有机会感谢蒋盛和:“谢谢您和蒋董,今晚我躲了一场酒,不用去医院打点滴。”

    蒋盛和淡声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今晚这事,她对姑妈的感激又会多一份,他不想让她被更多人情所困,欠太多人情会失去底气和骄傲。

    他又补充一句:“不用谢谁。蒋董也是担心你喝多了去医院,影响明天的工作。”

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(www.kelexsw.com)

更新书签 (←)上一页 目录(回车) 下一页(→) 错误举报

别人都在看什么...

《暗恋你的第七年》章节( 第九章(在酒桌上照应她...))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暗恋你的第七年让更多书迷知道。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Copyright © 2024 可乐小说网(www.xklxsw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