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恐怖灵异 > 学神的偏执美人 > 71、第71章

71、第71章

热门推荐: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.kelexsw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kelexsw.com

    江淮抬手环在他的脖子上,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北轻笑了一声,把小男朋友从书?桌上抱起来,放在了床上坐着,然后转身去打水伺候这祖宗洗漱。

    把江淮安排好了之后,他才自个儿收拾上了床。

    这会儿江小疯子明明已经睡得?迷迷糊糊的了,却还?是在感?觉到他躺下来的时候往他的怀里拱了拱,右手无意识地抓住了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苏北唇角向上扬了扬,轻轻在他的头顶吻了吻,才伸手揽着他睡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不宜妄自菲薄,引喻失义,以塞忠谏之路……”

    窗外阳光明媚,映得?教室里也?明晃晃一片。

    中年的语文老师手里卷着书?,语速和缓:“卧龙在写这一篇的时候必然是苦口婆心的,他对于当时刘禅的感?情其实很复杂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极其平常的一幕,落到他的眼睛里却莫名惹起了一浪接一浪的心慌。

    须臾,老班气喘吁吁地跑进教室,大声喊他:“苏北,你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手指募的攥紧了笔,心脏一紧,还?没等到他发干的嗓子里挤出话来,就听到了老班带着些许迟疑的下一句话:“苏北,你不要慌。”

    老班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渐渐远去:“你家长打电话来,说你妹妹出了点事,在市中心医院,你去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如坠冰窖,整个突然僵硬了。

    他在哪儿……

    高二这年的教室。

    在这天,他唯一的妹妹走了。

    他最后见她的一眼……

    身边的场景极速变幻,教室里的同学?老师倏地褪去,他不知为何,就到了冰冷的手术室外面。

    不……

    他绷紧了身体,几乎不敢去看猩红的“手术中”三个字已经变暗的门口。

    可是却有一种莫名的力?量推着他往那边走,他麻木地僵着身体看着手术室的门被推开?,铺了一层白布的手术床被推出来。

    他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,却控制不住地盯着白布下女?孩儿小小的身体看。

    白布被医生掀开?,医生说的“对不起,我们已经尽力?了”慢慢地在他的耳边退去,他听不到其他的声音,眼前也?慢慢地模糊了。

    他的妹妹。

    脸色

    苍白地躺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双眼紧紧地合上了,再也?看不见她眼里希望的晨光;她的唇紧紧地抿着,再也?不能?出现灿烂的带着春光的笑,再也?不能?见她可爱的小虎牙。

    他的心脏疼得?不能?自已,慢慢地顺着走廊里冰冷的墙壁滑了下来,无力?地瘫坐在地上,捂着脸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身边让人?身体凉得?彻骨的白色渐渐褪去,他身体陷在了黑暗里,双手握紧了,却再也?抓不住早已逝去的人?的衣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淮向来眠浅,本来这晚他是着实被累到了应该睡得?很沉的,但是迷迷糊糊地居然被吵醒了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很低的,透着压抑的泣音。

    他睁开?眼睛,愣了愣,觉着不对劲,连忙坐起身开?了书?桌上的台灯一看,皱紧了眉。

    他男朋友哭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个人?,双手攥着胸口的衣服,颤抖着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事,他哭成这样,居然还?没有半点要醒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一片空白,手忙脚乱地学?着哥哥平时哄他的样子,轻轻地拍着他的背,吻了吻他的眉心,轻声哄:“哥哥,哥哥,醒醒啊,都是梦……”

    他哄了好久,男朋友身体的颤抖才慢慢地停了下来。他松了口气,连忙去看男朋友的表情,只是一眼,他的心脏就疼得?像是被生生剜下了一块。

    平时总带着些笑意的桃花眼此时却只剩了空洞洞的寂然,没有半点神采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苏北轻声打断他:“淮淮……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江淮急得?要死,把自己强行塞进了男朋友的怀里,又向上挪了挪,在他下巴上亲了亲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他张了张嘴,想哄,又不知道从何哄起。

    这一学?期很重?要,他学?神哥哥平时是挺累的,要说压力?肯定也?是有的,但也?不至于让他半夜梦里哭着醒不过来吧?

    苏北没说话,只是倏地用?力?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江淮愣了愣,苏北抱他抱得?有些用?力?,让他都有些喘不过气来,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他想把他揉进骨血的错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好久,他才听到男朋友有些沙哑的声音从他头顶上传来:“淮淮,我没有妹妹了。”

    江淮愣

    住。

    他在苏北房间里的相册上看到过很多次那个女?孩儿,但是碍于男朋友,他没有问过一句关于那个女?孩儿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只能?记得?那个女?孩儿笑起来灿烂,两?个虎牙会不自觉的露出来,软乎乎的样子像极了彩色的棉花糖。

    苏北有这么多女?孩儿的照片,他们兄妹的关系无疑是很好的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彩色的棉花糖突然褪了色,彻底融化了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,根本说不出安慰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节哀”“她在上面也?是希望你能?好好活下去的”“逝者已矣”这些话都不过轻如羽毛,在逝者家属心里,没有半点重?量。

    就如同纪初之于江非许和叶衷,她走了,他们这么多年都没有从阴影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那……

    苏北呢?

    他心脏钝痛,伸手用?力?地回抱苏北。

    苏北慢慢地平静了下来,叹了口气,唇角习惯性地扬了扬,“淮淮,对不起啊,哥哥吵醒你了。”

    江淮摇了摇头,又仰着头在他的唇上吻了吻,哄男朋友的意味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苏北抬手揉了揉他细软的头发,垂眸看他,语气里带了些微不可闻的自嘲:“平时哥哥笑你爱哭娇气,现在倒是哥哥也?跟着娇气了。”

    江淮直视着他的眼睛,很认真的反驳他:“不是,哥哥,你是最坚强的人?。”

    小疯子是小太阳。

    看着他那双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细碎光亮的眸子,苏北心里又软又暖,刚刚梦里的阴霾被驱散了些。

    他垂眸在小疯子的眉心轻轻吻了吻,桃花眼里多了几分回忆:“我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声说:“她叫苏夕,前年……”他顿了一下,说得?有些艰涩,“前年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的时候十二岁,因为哮喘和蟹肉过敏。”

    江淮没说话,就这么沉默着听着。

    苏北没继续仔细说那个已经逝去的人?,只是笑了笑:“什么时候带你去看看她,也?……”他轻笑了一声,“让苏夕看看,她哥给她找了个什么样的嫂嫂。”

    江淮心里明白他不想深入去聊,配合着他笑了笑,又忍不住带着点儿心疼意味地,轻轻地亲了亲他的下巴。

    苏北看得?清楚,眸子里多了几分暖

    意,笑了笑,伸手把书?桌上的台灯关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顿时陷入了黑暗,他垂眸一看,小疯子的眸子还?闪着细碎的光,漂亮得?惊人?。

    他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小男朋友的唇。

    小疯子很乖,在他怀里任他亲,只是揽着他脖子的手&xe863;了&xe863;,手指慢慢地攥紧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能?是最近真的太累了,免疫力?下降,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苏北竟然发烧了。

    最开?始发现这事儿的还?不是他自己,他烧得?挺厉害的自己却没有半点感?觉,按照平时起床的时间起来洗漱好了之后,去喊江淮起床,额头抵在江淮额头上,直接把人?给烫清醒了。

    江淮看他除了体温有点儿高都没有其他的反应,还?以为是自己感?觉错了,伸手在他额头上碰了碰,脸色就冷下来了。

    都烫手了。

    这人?半点没表现出来,还?笑!

    苏北被他这么一碰,其实也?有点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在发烧,但是他向来身体挺好,也?没把这点温度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不过小疯子凶巴巴的样子倒挺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拎着江淮的校服准备给他穿上,还?没&xe863;,手里的校服就被江淮拽过去了,顺带还?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苏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。

    脾气还?挺大。

    江淮两?下把自己收拾好了,也?没理他,转身就出了宿舍去对门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沈况好像是住这里的。他把男朋友拉着去学?校医务室看看,要是他平时,肯定就直接逃课了,但是怎么说呢,“逃课”这词儿放在他男朋友身上就是怎么看怎么不和谐。

    苏北看他&xe863;作就知道他要干什么,跟着他出了宿舍,还?倚着门框半点没有悔改的意思看着他笑。

    只是笑着笑着,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直起了身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笑淡了些许,“衣服穿好。”

    光着上半身的沈况听到声音皱了皱眉,又爆了声粗口,却还?是回到床边随手套了件短袖。

    他们宿舍就他一个人?醒了,对床的男生听到了&xe863;静,微微睁开?了眼睛迷迷糊糊地问了句:“沈哥,谁啊?”

    “没穿衣服就别下来,听声音好像是苏北那个

    狗币和他小男朋友,要让小学?弟看了你们的裸/体,苏班长肯定得?弄死你们。”

    男生闻言,背脊一凉,小心翼翼地把伸出被子的脚给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沈况开?了门,就看到漂亮小学?弟冷着一张脸,心里顿时兴奋地吹了声口哨:看样子苏北这狗比把小男朋友惹生气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是这么想,他脸上还?装得?十分像个人?地正经地问:“怎么了小学?弟?有事?”

    江淮冷着声音回:“我带他去医务室看看,帮忙请个假可以吗?”

    哦豁,看起来气得?不轻啊。

    他“一本正经”地问,甚至脸上还?或多或少地多了几丝担心:“怎么了啊,生病了?严重?吗?”

    苏北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沈况就半点儿没带虚的,果不其然,这狗比转头就被小学?弟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看得?爽得?不行,这下同情心倒是上来了,语气听着真诚多了:“放心吧小学?弟,我们北哥身体健康着呢,不用?慌。”

    江淮点了点头,道了句谢就拉着男朋友走了,然后他又在去医务室的路上给陈默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陈默听到他要请假去医务室还?愣了愣,跟着就急了起来:“淮?你去医务室?怎么了,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江淮冷着脸: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陈默松了口气,又问:“是学?神不舒服啊?怎么了?”

    江淮的脸色又冷了一个度:“发烧了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默听出了他心情不怎么妙,跟着大致也?猜出了是个怎么回事,笑了笑没再说什么:“别着急啊我淮,就发烧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江淮冷着声音“嗯”了一声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苏北把他们的对话听得?清清楚楚,捏了捏小疯子拉着他的手,还?垂眸看着他调侃:“小疯子,这么心疼我啊?”

    江淮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意简言赅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苏北:“……”

    啧,这脾气。

    他们俩的脸都有挺辨识度,加上医务室也?去过几次了,这里的大夫也?认识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到医务室的时候医生才刚刚来开?门,打了个哈欠之后才转头看向了他们,接着就对着江淮笑了笑:“这次是哪儿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江淮冷着脸: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医生愣了愣,转头看向了苏北:“哟,小伙子,这次是你啊,哪儿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江淮接话:“他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医生拉长了声音,点了点头表示理解:“这个季节一会儿热一会儿冷的,就是容易感?冒,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?,就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,不感?冒才怪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念叨着一边拿了水银温度计过来,示意苏北把手抬起来放在腋下,“就三分钟,别&xe863;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就转头去干别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江淮不想理这人?,只垂着头无意识地滑&xe863;着手机屏幕,苏北看得?笑了笑,轻轻凑过去吻了吻他的耳朵:“这么生气啊,小疯子。”

    他的唇在江淮耳朵上的触感?清晰,他的身体颤了颤,耳朵尖儿染上了红,却还?绷着一张脸,没吭声。

    苏北又笑了笑,低声哄他:“不生哥哥气了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哥哥错了?”他含着笑轻声说,“是哥哥不对,身体不舒服不告诉你,但哥哥是真没什么感?觉,原谅哥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们淮淮管得?这么严,哥哥敢存心不告诉你吗?嗯?”

    小疯子气性挺大,他左哄右哄好一会儿才得?到了小男朋友一句应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江淮被他说得?耳朵已经红透了,粉嫩嫩的,苏北看得?心痒,又垂头在他的耳朵尖儿咬了咬。

    江淮身体一僵,只觉得?耳朵整个热了起来,他条件反射地往男朋友怀里拱,却被那边走过来的大夫连忙喊住了:“他胳肢窝里还?夹着温度计呢,你别&xe863;别&xe863;!”

    医生看着他们啧了一声:“真是小年轻啊,三分钟都等不得?,真的是,你们都来我这儿几次了吧?每次都给我带吃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磨了磨牙:“你说这带什么不好,每次都带狗粮,啧啧啧,世风日下,人?心不古!”

    苏北被他逗笑了,笑着跟他开?了句玩笑:“您还?挺有文化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医生得?意洋洋地看了他一眼,“你以为你们这破一中这么好进啊?我当年高考成绩可是上了六百的……哎哟哟,还?好,你这发烧也?不是很严重?,38度而已,你们自己看是打针还?是吃药,打针肯定是要来得?

    快点的,但是……”他十分诡异地停顿了一下:“看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那肯定是选打针啊。

    苏北挑了挑眉梢,“打针吧。”

    医生嘿嘿地笑了两?声,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两?眼,转身去兑药了,一边兑药还?一边感?慨:“你们这些学?生啊,说起来我也?好久没给人?打过针了,一个两?个都都不想打针,都觉得?丢脸,嘿,这有什么丢脸的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苏北还?在想“这有什么丢人?的”的时候,他看到医生拿着针管走过来:“来,裤子脱了。”

    苏北:“……?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北哥,稳住。

    感谢在2021-03-0621:06:21~2021-03-0717:54:4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复读机11瓶;晚2瓶;我不喜欢吃香菜e、君莫笑1瓶;

    <p/

可乐小说网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可乐小说网(www.kelexsw.com)

更新书签 (←)上一页 目录(回车) 下一页(→) 错误举报

别人都在看什么...

《学神的偏执美人》章节( 71、第71章)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转载至可乐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学神的偏执美人让更多书迷知道。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Copyright © 2024 可乐小说网(www.xklxsw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